當前位置: 首頁 > Nike新品動態 > 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:你覺得怪的,是我的日常
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:你覺得怪的,是我的日常

怪嗎?沒辦法,就是怪。

有多怪?怪到多年以後,熱度不減。

這些穿著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的年輕人,堅持而痴迷地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打通了音樂、時尚、舞蹈、藝術之間的路徑。他們突破常規,充滿生命力,他們的怪與酷就像那雙生於1986年的Nike Air Sock Racer —— 當年在波士頓馬拉松賽一雙黃黑蜜蜂色的“襪子鞋”最終站上了冠軍之位,耐克讓襪子改造成鞋的概念不再是天方夜譚。到了今日,當年將品質與創意融合在一起而產生“怪咖”跑鞋已經成為獨特的怪與酷,更多新技術的加入讓它升級換代為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。這是雙“怪”的獨樹一幟的鞋。

“我們都是有趣的人”

Asian Dope Boys(ADB),藝術團體

“我們怪麼?那要看你怎麼說。因為對我們來說,另外一些人也很獨特。我們覺得很怪的,其實是另外一些人的日常。”ADB是陳天灼打造的一個無法用常規概念介紹的藝術團隊,他們有幾個核心成員,比如舞者喻晗和做表演的北歐,他們也經常邀請海內外的客座成員,他們做的事兒包括推出自己的服裝秀、將藝術、音樂、舞蹈容在一起做party,還要涉足圖書出版……

自倫敦留學歸來後,天灼選擇成為職業藝術家,他覺得藝術家也是一份工作,有時候也挺單一模式化:“而ADB的party 則是有趣平等的,你直接面對的就是這些年輕人,大家喜歡就來,很直接。”

ADB的成員並非人人愛運動,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愛酷酷的運動鞋。你覺得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 怪麼? ADB的人覺得它很有趣,因為“我們都是有趣的人”。

“風格和邊界對我來說沒有意義”

33,音樂人

兩條高聳麻花辮大概是33最為鮮明的外形識別標誌。她有兩個身份:在服裝品牌負責branding,同時也是鴨打鵝的靈魂樂手並且做著自己的電子solo計劃。 33覺得“兩個身份都需要我非常專注,而且都有跨越界限和突破表面進入本質的共同特質。音樂是需要理性和邏輯的自由體驗,工作可能相反?總之兩者在我身上會產生特別的反應。”

最近她在準備自己新的電子EP,也想要對自己的衣櫥實行斷捨離,因為每天糾結穿什麼太浪費精力,“風格和邊界對我來說沒有意義。希望能把這些精力花在其他地方。我喜歡簡單舒服,能日常穿也可以做一點運動的穿著。”比如,為專注的人而生的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。

“怪,就是不管別人的感受”

Crock,街頭潮人/模特/攝影

“我覺得我跟別人不同就是,上天給了我很多技能,特別多技能,所以我特別滿足。也許那些技能不能賺錢,或者不能讓我很有錢,但讓我特自信。”喜歡潮流、跳街舞、做模特、做攝影師甚至涉足服裝設計領域,Crock在不同角色之間切換。

什麼是怪? “我覺得如果當你跟別人說一個事情,別人不認同你,但你還堅持自己的想法的時候,那一刻就是怪了。就是不管別人感受。” Crock喜歡一出生就打著專業又怪咖印記的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,他喜歡做一些很少人去做的事情,他指指眉角,那是跟太太同一天的生日日期:“我的紋身很多,我最喜歡這個。”

“敢突破常規的,都是很有生命力的”

Charity,說唱歌手/服裝設計/音樂人

“要定義怪的東西,首先要察覺到,對別人來說什麼是怪,這樣,你才有辦法做出更怪的。” Charity是個說唱歌手,剛開始接觸DJ也得到朋友的支持,而“服裝設計師”則是他不太願意讓人知道的另一重身份。 “我不敢說在堅持做自己,因為如果我敢那樣說,可能也是不夠了解自己,但,我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大約在初中時他開始察覺到自己和別人的穿衣喜好不太一樣,“我喜歡把破舊的東西和新的質感拼貼在一起,也喜歡在不適用某種面料的地方用某種面料,讓它的結構奇怪。”這聽起來十足叛逆,但他覺得:“敢突破常規的,都是很有生命力的。”就好似Nike Sock Racer在出現伊始就不打算迎合大眾,Charity希望的創作也能是這樣突破常規的,有生命力的。

“太瘦了跳舞會很吃力”

楊雨婷,街舞

“其實,我覺得自己蠻無聊的,因為我的生活就是跳舞,練舞、教課、比賽,全部圍繞跳舞,沒有其他。舞蹈已經和我的生活完全融合在一起了。”梳一頭紫色臟辮兒的雨婷這樣評價自己,她堅持每天健身訓練體能,因為“太瘦了跳舞會很吃力”。力量訓練帶來的肌肉線條也給她帶來自信,她覺得自己在控制身體方面比較得心應手,也更有表現力。 “我很喜歡街舞的文化,這是一個讓人非常積極向上的運動,是藝術,不斷激勵我發揮想像和創造力。”對雨婷而言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怪嗎?不啊,反正她會選擇它跳舞。

“我一直不太懂大眾的審美界限在哪”

天使,模特/造型師

“我不是為了怪而怪,其實,我腦海裡面從來沒有出現過怪這個字。怪,是別人的反饋。我一直不太懂大眾的審美界限在哪。一件衣服,有些人愛穿,有些人則接受不了。”天使說自己從小就很敢穿,比如讀幼兒園時就“把我們家所有的髮夾全部別在頭髮上,別滿”。

作為造型師,她並不受當季潮流左右,喜歡製造衝突感的服裝搭配:“和平時有一點點衝突,而對方能喜歡,我就會很開心。”天使覺得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已經很運動感了,所以她想要搭配一些既不影響本質、又凸顯本質的東西,比如可愛一點服飾。

“那不算怪,怪就好像是把它評價為不好”

吳琦賢,模特

“我比較喜歡新奇的事物。我覺得那不算是怪,怪就好像是把它評價為不好。每人定義不一樣,有些人和事超出了大眾意義上的平凡,就會認為是怪。 ”吳琦賢的眉毛很淡,不仔細看幾乎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。

作為模特,她覺得氣質和性格、個性很重要,雖然先天條件優於常人,她依然堅持鍛煉,改造身材線條,每週運動四到五天,做有氧操,練習拳擊。她很喜歡全新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,覺得這鞋太適合用來搭配夾克西裝了。

“他們讓我的照片更特別”

咖小西,攝影師

“我不喜歡定義什麼標籤,非要說的話就是我拍的這些人比較有趣,他們讓我的照片更特別。”攝影師咖小西這樣評述自己的作品,這次的拍攝裡他說自己“沒有刻意去改變他們,就是尊重他們,比如33喜歡粉色,天使喜歡綠色,ADB穿他們自己牌子的衣服。照這個方向走,讓他們有一個特舒服的狀態。”拍攝時,咖小西播放著混雜著電子與搖滾的獨立音樂,在他看來,攝影師正是通過這些小細節控制全場。就像全新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,因為一直有堅持,所以能有效地融合到多變風格中。

衣帽鞋包搭配的時尚法制層出不窮,但很快又失去統治地位,如今的鞋子們早已開始獨領風騷。你瞧,時尚的本質是推陳出新,所以規則不斷被打破,美的定義不斷被拓寬,個性化表達也越來越受尊重。不過,不是所有當年被人側目的怪異都能在今日進化成為獨特的炫酷,時尚恆定不變的特質是對品質與創意的追求,唯有兩者相融才有未來。比如80年代時,運動鞋出現在運動場合之外會很怪異,而現在,穿一雙品質與創意相融的運動鞋才夠怪夠酷,比如Nike Air Sock Racer Ultra Flyknit。